主页 > 无人影音 >带18岁长女出走弃5子女‧建筑工人寻产后忧郁妻 >

  • 带18岁长女出走弃5子女‧建筑工人寻产后忧郁妻


    2020-07-08


    带18岁长女出走弃5子女‧建筑工人寻产后忧郁妻(柔佛‧新山)39岁建筑工人申诉,疑有产后忧郁症的同龄妻子,8个月前突然与18岁女儿离家出走,遗留下5个孩子和他。现在,家中最小的8岁女儿,经常哭嚷着要找母亲,令他感到无奈,希望妻女赶快回家。住在振林山五间店的黄强漫,与太太戴亚凤育有3男3女,除了大女儿,其他5名子女的年龄分别为17、15、14、10和8岁。其中,只有年幼的两名子女尚在求学,17岁的儿子已经辍学工作,14和15岁的孩子则留在家中无所事事。幼儿过世不说话黄强漫说,太太于几年前生下第7胎后,孩子于因细菌感染过世,自此太太便经常把自己关在房间不说话。因此,他怀疑太太可能有产后忧郁症,但没有带太太求诊。在新加坡工作的黄强漫指出,去年12月4日早上8时许,他外出工作,家中一切都安好,不料傍晚6时左右回到家,太太和大女儿黄玉珍却已不见蹤影。经过查看,妻子带走了报生纸、护照和其他证件。他说,这8个月来,他曾尝试拨打太太的手机,但一直无人接听。他也曾向亲戚、妻子娘家和朋友打听妻女下落,但也没有收获。“去年端午节,我到迪拜工作期间,每月按时都有寄家用回来,太太和孩子也没有向我透露过任何不满。”他说,自去年11月15日他回国至今,家中不曾发生不愉快事件,没想到不久后妻女就突然离家失蹤,令他感到不解。他今日(週五,8月13日)在马华振林山区会主席张秀福召开的记者会上说,国民服务训练局已经寄发信函,通知他的大女儿须于今年11月履行国民服务,但女儿却下落不明。他形容,太太和女儿身高皆5呎4吋左右,脸庞圆润。赶工才迟回家黄强漫每天清早7时许外出工作,直到晚上八九点才回家,偶尔赶工则会更迟回家。黄强漫17岁的儿子已工作,通常也是早上出门,傍晚时分才回家,所以家务事都由14岁的女儿黄玉佩打理。如果黄玉佩外出,10岁的黄顺祥便会负责照顾患唐氏综合症的15岁哥哥,不过这个哥哥平日都会自理起居饮食。劝送孩子入读特殊学校五间店村长陈华志指出,黄家其中一名现年15岁的孩子相信患有唐氏综合症,智商较低弱,也因为天生兔唇缘故,言谈不顺畅。当时,区会协助黄强漫把这名孩子送到新山中央医院治疗兔唇问题,并劝告他送孩子到特殊学校,以便孩子学习生活技能。不过,黄强漫过后也没有任何行动。他声称,黄强漫对孩子的教育、家庭生活等都抱持无所谓的不积极态度,遇到困难会以诸多藉口推卸应承担的责任,令他在协助这个家庭一年多后也感到些许失望。“例如他太太的精神状况问题,他理应带太太去看医生,但他一直都没有积极看待,直到太太和大女儿离家8个月后,他才来向我们求助。我认为他凡事都在拖,拖到无计可施了才会行动。”他说,他曾经规劝黄强漫将妻女送到丰盛港的三板头家乡,至少家人可以分担部份压力,黄强漫也可以专心工作,但对方还是没有放在心上。马华曾援助黄家曾于5年前协助黄强漫一家的五间店村长陈华志指出,当时黄家排行最大、第二和第4的孩子都没有上小学,马华振林山区会于是帮助处理回校文件、购买校服、校鞋和课本等事宜。他说,当时他们也拨出500令吉解决学杂费开销,以及寻找了一位义务补习老师,从旁教导孩子的课业。“媒体那时也有报导过黄家的情况,还有善心的公众捐助粮食等。现在孩子都长大了,只有教会的义工会来探望他们。”他说,黄家的孩子都很乖巧。黄强漫自称不懂得处理孩子上学所需的证件,所以乾脆没有让孩子上学,区会于是进行劝说及辅导,黄强漫才领悟学习的重要,“不过他的孩子也只是上完小学阶段,过后就辍学在家,没有继续升学。”似没决心改善家庭五间店村长陈华志透露,黄强漫的工作收入不是很固定,但他不时更换手机,似乎没有要改善家庭境况的决心。他也相信,黄太太离家的原因,可能也包括缺乏安全感和归宿感。“我只见过黄强漫的太太一次,而且是在匆匆忙忙的情况下,不曾与对方交谈过,不过我相信她离家的原因可能包括没有安全感和归宿感。”他指出,黄强漫一家之前租住在士姑来皇后花园组屋,后来申请到五间店的组屋才搬迁,可是黄强漫拖欠了9年的屋期,导致屋子最后被拍卖,他们一家只好在组屋区另租房子住。“黄强漫是等到屋子被拍卖出去了,才来找我们帮忙。但当时已经太迟了,我们无法处理。他常是爱理不理,旁人也无可奈何。”他认为,黄强漫在接受他人的帮忙后,自己也应该站起来,改变不积极的心态,更应好好为孩子的将来打算,至少让孩子上学或学一技之长,以免将来在社会吃苦。黄强漫否认不积极针对被指态度散漫或不积极,事主黄强漫不认为自己是这样的人。他说,他虽然在外工作,家里一切大小交由太太打理,但他一有空便会与太太交谈,了解孩子和家庭的事,只是太太多沉默寡言,两人交流平淡。他也说,他并非不关注孩子的教育,而他也劝告过孩子,只是孩子不爱学习。“太太一路来都习惯把自己关在房里,而且不爱说话,我其实很担心太太的状况,但因工作忙碌,而未再进一步追问。”对于记者的提问,黄强漫的回应简短,很多时候都以自己“不知道”、“不清楚”等回答。传简讯回应指找错人马华振林山区会投诉局副主任倪顺海在记者会后传简讯给戴亚凤,对方却回应“你打错了,我不认识你”的字句。张秀福说,事主担心精神欠佳的太太及女儿的安危,希望戴亚凤向家人报平安,也希望公众帮忙提供失蹤者的消息。“如果黄强漫的女儿再没有音讯,马华将会协助他回函国民服务训练局,解释大女儿无法履行国民服务的原由。”若有公众知晓戴亚凤和黄玉珍的行蹤,可联络张秀福(019-7111516)、倪顺海(016-7211991)或陈华志(019-7703285)。14岁玉佩做家务煮3餐黄强漫的14岁女儿黄玉佩说,母亲和姐姐离家后,她一手包办大部份的家务和三餐,感到有点辛苦和吃力,希望母亲和姐姐早日回家。她指出,母亲和姐姐离家当天,她有在家,当时妈妈只告诉她要去吉隆坡找工作,没想到两人一去不回头。她对母亲和姐姐的离家举动感到突然,尝试打过母亲的手机,可是电话没人接听。黄玉佩三年级时已学会煮饭煮菜。她说,她其实不喜欢做家务,现在母亲和姐姐都不在,她只好扛下家里大小事务。她也说,她不喜欢读书,所以唸至小学六年级便辍学。黄强漫的10岁儿子黄顺祥则指出,他很想念母亲,他打过很多通电话和传简讯给母亲,但始终没有回应。没有饭菜吃“有些是爸爸叫我打的电话或是传的简讯,有些是我自己的。我在简讯问妈妈为甚幺还不回来,家里已经没有菜、没有饭吃,我们都快饿死了之类的字句。”他说,8岁的妹妹在母亲离家初期,常会询问或哭泣找母亲,现在则不会了。他偶而会帮忙姐姐做家务如扫地、煮饭菜等。“妈妈过去都会叫醒我起床上学,如今妈妈不在,过去一週有几天,我就因睡迟而赶不及上学,或因生病而未到校上课。”‧2010.08.13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