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评论游戏 >不只要说完整,还要说好一个故事:从海岛演剧《回忆的华尔滋》谈 >

  • 不只要说完整,还要说好一个故事:从海岛演剧《回忆的华尔滋》谈


    2020-06-14


    张常美被捕的那一刻,一片枯黄的树叶静静飘落在舞台前。

    海岛演剧于蔡瑞月舞蹈研究社演出《回忆的华尔滋》,改编自张常美、丁窈窕及施水环的受难经过,呈现白色恐怖时期女性受难者的样态。戏剧开头,四对白衣舞者优雅地跳着华尔滋,背景是悠扬且欢愉的英文老歌。舞蹈甫歇,其中两个舞者——施水环与丁窈窕——开始讨论台北邮局的新工作,即将离开家乡的两人依依不捨地说:希望以后能再一起跳舞。

    故事线一转,即将考高中的张常美进入舞台,告诉自己的父亲,因为希望毕业后直接去工作,想念商业职业学校,她的懂事得到了父亲的支持,谈笑间自然散发父女情深的欢愉。但是,她们三人都没想到的是,自己将被白色恐怖的洪流接连吞噬。

    不只要说完整,还要说好一个故事:从海岛演剧《回忆的华尔滋》谈

    跳出坚韧生命的舞步

    这齣剧交错叙述三位主角的故事:张常美高中时参与学校自治会,被诬指为共匪入狱;丁窈窕因为劝说施水环拒绝一位追求者,反被该追求者诬告,虽然第一时间,诬告信为同事吴丽水焚毁,然而当吴丽水捲入其他案件而被捕时,还是在刑求下供出了这件事;施水环则是因为弟弟被追缉,将他藏在家中,却因为煮了两人份的饭菜而被密报,因此入狱。

    《回忆的华尔滋》以一首施水环狱中抄写的歌贯穿全剧,用顺序法一路谈到丁、施两人被枪毙,倖存的张常美在狱中与欧阳剑华相恋,最后结成眷属。在结尾,年老了张常美与欧阳剑华及已被枪决的丁、施二人,再次于舞台上跳起了华尔滋。

    这场演出善用蔡瑞月舞蹈研究社的空间,观众席在屋外草地上,以屋内的空间作为主舞台,同时,室内一角另有一个小隔间,可以与主舞台互相呼应。其中有一幕,隔间里丁窈窕即将临盆,主舞台则是施水环向母亲隔空报平安,丁窈窕的尖叫与施水环念诵家书的独白,呈现了强烈的冲突感,相当精彩。恰逢週末受颱风影响,忧伤的剧情配上飘着细雨的苍白天空、时不时吹过的落叶,更是加强了整体的感受。

    在剧末谢幕时,张常美本人颤巍巍地走上台,含泪诉说自己狱中的亲身经历,那真的是最震撼人心的一刻。然而也是那一刻,突然让我思考,到底让我感动的,是戏剧本身,还是历史本身呢?

    完整呈现历史脉络 V.S. 让故事更有张力

    海岛演剧经常以历史伤痕为题,诉说台湾过往的悲欢离合,好让更多人认识脚下的土地,让人敬重。《回忆的华尔滋》演出表现也相当稳定,剧情也大多符合历史事件的经过,尽力呈现了三位受难者複杂的人际网络。然而也正因为如此,剧中的年代历程拉得很大、只出现一、两幕的角色很多,难免会有角色相对扁平、故事线比较片段的问题。

    当作品改编自历史时,创作者总需要在「完整呈现历史脉络」及「让故事更有张力」之间做取捨。虽然符合历史、完整论述事件很重要,然而如果想要让作品影响更多人,选取最合适的切入点、视角,增加情绪烘托的剧情,并删去比较细微的人事物,恐怕还是必要之务。

    并非《回忆的华尔滋》不好看,但的确在酝酿情绪、故事张力上还有一些些部分可以斟酌。剧中有一幕,是张常美狱友傅如芝的赴死经过,傅如芝临走前,虽然恐惧万分,还是镇定地将身上的绿毛衣脱下,交给张常美,请她转交给自己的弟弟。那一刻相当令人动容,也是整齣剧里头很有张力的瞬间。可惜的是,傅如芝只在狱中场景短暂出现,前面没有什幺铺陈,后面绿毛衣也不了了之。儘管这样的出现方式应该较符合真实,毕竟,当时只有几面之缘就被枪毙的人不在少数,而绿毛衣也很可能在某次移监时遗失。然而以说故事而论,这个段落应该可以有更大的效果。

    改编故事之于认识历史

    解严之后,真相陆续出炉,也成立了「促进转型正义委员会」,白色恐怖再也不是不能提起的话题,但同时间,也有越来越多反弹的声音:「历史已经过去了,该向前看了。」重複的接触容易使人同情心疲乏,也容易让人厌倦,更甚者,随着时间渐渐过去,白色恐怖对未来的世代将会越来越遥远。究竟我们希望如何让更多人、甚至下一代认识白色恐怖呢?

    除了教育之外,改编自历史的作品将会是很重要的媒介,创作的神奇之处就在于,它们能够尽量减低受众的排斥感,让受众融入角色,感受其中张力与冲突,最后更加深刻地体谅受难者的苦痛,甚至进而关心议题。不过,这类型的作品要能够突破同温层、创造更多的影响力,还是得回到根本,不只要「说完整一个故事」,还要「说好一个故事」。



    上一篇:
    下一篇: